三联生活周刊:iPad冲击波和Flipboard效应

编辑:凯恩/2018-10-22 22:29

  

  对于那些想拿iPad替代笔记本电脑作为自己唯一信息工具的消费群体而言,iPad更像个信息玩具。

  凤凰娱乐(fh03.cc)凤凰彩票(fh03.cc)凤凰娱乐(fh03.cc)

  iPad冲击波和Flipboard效应

  谁还记得2010年1月底,在苹果掌门人史蒂夫·乔布斯演示iPad之后,以Gartner金融分析师肯·杜兰尼和TechCrunch的德文·库德威为首的一群硅谷批评家对于iPad的质疑吗?最普遍的说法,iPad似乎就是一款大号的iPod而已。但就是这个“大号iPod”,在2010年3月上市之后,短短半年时间,全球累计销量已经达到了750万台,这其中很大程度上还要考虑iPad在上市之初的产能不足问题。如果非要把iPad归类为大号iPod,并非没有道理,同步iPod和iPhone升级的iOS软件系统,都是苹果自己改良的ARM架构A4处理器,但是iPad的那块9.7英寸屏幕,带来了信息触控体验方式的不同。至少iPhone和iPodTouch上需要局部放大才能够浏览的网页,在iPad上足以一屏就显示出来。

  1月27日,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乔布斯在旧金山举行的新发布会上介绍iPad1月27日,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乔布斯在旧金山举行的新产品发布会上介绍iPad5月28日,德国法兰克福一家苹果专卖店内,工作人员正在向第一个购买到苹果iPad的顾客祝贺5月28日,德国法兰克福一家苹果专卖店内,工作人员正在向第一个购买到苹果iPad的顾客祝贺

  实际上,BusinessInsider做的一份调查报告,更容易让我们透彻地明白,iPad到底对全球数字生活方式带来了什么影响。2/3的被调查对象每天使用iPad超过1小时,30%的人表示iPad已经成为他们主要的信息工具,超过了对笔记本电脑的平均使用时间。一半以上的用户下载了至少20个应用,而其中40%付费下载了至少10个APP应用,而80%的调查者表示他们常用的应用不及10个。在苹果官方公布的2010年度应用软件商店排行榜中,iPad应用也与iPhone存在着很大的区别,付费下载前10位中只有《愤怒的小鸟》和《弹珠台》两个游戏,文字编辑软件Pages、阅读软件GoodReader、音乐工具GleeKaraoke、星空软件StarWalk,我们可以找到一堆下载排名靠前的“正经工具”。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文化现象来自iPad发布之初,当时机场休息室被评价为额外的iPad展示厅,一个批量化生产的消费电子产品居然会制造出全球性的炫耀消费。正如同LeighGallagher在为《福布斯》撰写《我为什么痛恨新买的iPad》的专栏时,形容自己在2010年夏天最初的iPad体验那样:“每当我用它发送一封电子邮件,结尾留上一句‘发自iPad’时,那感觉别提多爽了。”但是iPad并非十全十美,至少对于那些想拿iPad替代笔记本电脑作为自己唯一信息工具的消费群体而言,iPad更像个信息玩具。根据LeighGallagher的自身体验说法,通过一个在线免费打字测试程序,他在笔记本电脑标准键盘上输入速度是每分钟96个单词,而在iPad上只能达到27个单词,3.5倍的输入差距,无疑暗示着iPad更适合干什么。

  实际上,追溯到2002年微软的TabletPC,可触控屏幕的平板电脑曾经掀起过一阵风潮。当时惠普和宏碁都设计了可翻转屏幕的平板电脑,但是Windows并非为触摸控制而生,那根电磁感应的控制笔,让微软错失了平板电脑的先机。而按照乔布斯在D8数字大会上的表白,苹果iPad的概念构思,要早于iPhone,他当时在演讲中解释道:“我当时想到了像iPad这样形式的平板电脑创意,配备具有多点触控功能的玻璃显示器。我问公司的工程师们,你们能造出来吗?6个月后,他们拿回来一个非常棒的平板显示器。我又把它拿给苹果最优秀的界面设计师,他随后做了一些惯性的滑动操作以及其他操作,我当时心想,我们可以拿这些零件开发一款手机,于是平板电脑的想法被放在了一边,大家都跑去开发手机了。”事实上,iPad给上网本带来了极大冲击,或者按照硅谷观察家汤姆·福斯基的说法,iPad瞄准的是500美元级别信息工具的价格空当,一个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之间的真空区。

  尽管三星在10月份迫不及待投产基于Android软件的GalaxyTab平板电脑,其7英寸屏幕远不及iPad的9.7英寸豁亮,但是GalaxyTab却搭载了130万像素的摄像头,并且内置了便捷的USB插口,悄悄对iPad构成了轻微的挑战。GalaxyTab只用了两个月就达到了100万台的出货量,这将逼迫苹果更早投产第二代iPad。按照花旗集团的分析预测,2011年全球平板电脑的市场总量很有可能达到3500万台,而iPad的份额至少可以达到75%,这与苹果iPod在数字音乐播放器市场的占有率相似。而FBR资本分析报告给出的数字更可怕,在他们看来,未来每卖出2.5台平板电脑,传统个人电脑的销量就会减少一台,未来iPad类平板电脑依旧会严重冲击传统笔记本电脑的生存空间。

  有别于iPhone那个3.5英寸的应用开发环境,真正让iPad的9.7英寸屏幕成为焦点的,还是那些一直惦记将自己数字化发行,却苦于没有恰当显示平台的杂志巨头们。他们纷纷尝试开发出带有多媒体互动功能的iPad杂志,《连线》甚至在iPad上市4个月后,就迫不及待地将自己多媒体互动版本放到了苹果应用软件商店的收费货架上。但从商业模式上看,这些纸质杂志的iPad版本,并没有脱离广告页码搭配付费下载购买杂志的路径,在他们看来,iPad似乎更适合充当已有杂志商业模式的载体延伸。但是2010年8月份,老牌程序员迈克·麦克库伊(MikeMcCue)开发的Flipboard,一款纯粹为iPad开发的媒体聚合软件,或多说少昭示了iPad上阅读体验的未来。

  Flipboard并不是传统媒体手工编辑印刷版式的PDF下载路径,也不是Flash或者HTML5的多媒体动画套餐,而是一种以9.7英寸屏幕作为版式边框,以栏目切割为分类方式的新媒体组合,信息聚合机制有些类似浏览器上的RSS。但是Flipboard更崇尚简单归类的后期编辑机制,一种融合人工干预和机器筛选组合的阅读体验优化。Flipboard联合总裁迈克·麦克库伊如此评价Flipboard在iPad平台上创造出的新媒介机制:“我在乘坐飞机时很喜欢阅读杂志,2009年在我离开微软冥想的阶段,我会问自己,为什么网页不能像这些杂志一样优雅?怎么才能让网页漂亮得像杂志一样?”尽管Flipboard依旧没有在商业模式上为电子版杂志指明出路,但是信息聚合和杂志阅读体验的iPad表达,却足以给触摸交互方式媒介变迁带来巨大震撼。同时Flipboard那9个预设栏目中对于FaceBook和Twitter的留位,也充分承认了社交网络作为个体化信息表达的媒介地位。对于社交工具和媒体新闻二者在iPad上的平衡问题,迈克·麦克库伊回答道:“70%的人连接FaceBook或Twitter,把社交网络信息作为个人媒介,而50%的人加入社交关系,却更爱用Flipboard抓取新闻源阅读。很难对Flipboard用户分类,关键在于人们以社交网络作为发现和分享信息的关系体系,这种传播机制的偏好准确性,甚至不输于Flipboard上有人为编辑算法优化过精准传媒机制。”在Flipboard上线3个月后,类似的中文媒介抓取平台也在纷纷涌现,FlowReader、Montage、QQ阅读,RSS时代信息聚合抓取的低门槛问题,依旧没有改变,反倒是新浪微博的开放API和腾讯QQ的Twitter化,暗中正在充分吸收Flipboard的创意精髓。

  主笔尚进